不惜一切代價

在極其機密的情况下,他組織搜集、編造圖哈切夫斯基所謂反蘇的「證據」。 他們僞造了圖哈切夫斯基和他的關鍵字行銷同事們與德國法西斯高級將領之間往來的密信。 他們僞造了圖哈切夫斯基向德國出賣情報所獲巨款的收據。 他們僞造了蓋世太保給圖哈切夫斯基復信的抄件。 他們僞造了圖哈切夫斯基不滿史達林的談話記錄。 他們僞造了圖哈切夫斯基反對肅反擴大化的言論。 他們僞造了圖哈切夫斯基準備政變的計劃。 當時,蘇聯在西歐各國都安插了間諜,從事搜集西歐各國的政冶、經濟、文化、軍 事的情報。海德里希巧妙地設下圈套:故意讓人泄露一點點德國的「内情」。蘇聯間諜感 到圖哈切夫斯基政變的情報太重要了,連忙向國内的肅反委員會等機構匯報了。史達林 本來就對同自己地位、影響差不多的人很不放心,聽到圖哈切夫斯基與法西斯勾結,准 備發動政變的情報就格外重視了。蘇聯統帥部指示:「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搞到德國人 的情報。」 海德里希暗暗高興”蘇聯上鈎了。他并不把這些僞造的東西輕易拋出去,反而嚴格 地「保護」起來。他這麼欲迎先拒,倒更讓蘇聯諜報人員確信那些「假情報」是真的了, 也更急於弄到手。 幾經反覆,蘇聯統帥部以三百萬盧布的巨款通過網路行銷人員之手終於買下了這批「假 情報」。史達林下令逮捕圖哈切夫斯基等八名高級軍事將領。 在軍事法庭上,圖哈切夫斯基等人在這莫名其妙的「證據」面前,什麼也説不清楚, 因爲那情報裏確有德國間諜從蘇聯搞到的肅反時被無辜槍決者生前與圖哈切夫斯基等 將領來往的情况,真真假假,真假混淆,誰也一時弄不清,再加上蘇聯上層内部的矛盾, 整個審訊只用了幾十分鐘,「罪犯」就被判處死刑,在十二小時内,全部被槍決了。

[Continue reading]

調虎離山的晚宴

消息傳到德國,海德里希也没想到蘇聯處決圖哈切夫斯基等人竟如此乾脆,他不能 不佩服希特勒的謀略高超。希特勒自己渾身痛快,他不僅手不血刃就消除了未來戰場上 的强硬對手,而且更獲得部屬的敬佩。 不過,史達林斬將的行動這麼乾脆,令人深深思索:這個斬將是希特勒借刀殺人,還 是史達林借希特勒殺人?這真是一 一戰期間的一個謎。 華盛頓麻塞諸塞路和威斯康辛路拐角處,有座叫奧爾班,圖爾斯公寓的樓房,那樓 房的四層樓上的窗子終年關閉着,還永遠拉上窗簾,格外詭密,詭密到讓人感到陰森可 怖。没錯,這是駐美日本武官處,處長便是日本貿協間諜頭目山口多聞。他在這神秘兮兮的 四樓上,發出一道道指令,示日本在美國各個城市的所謂「駐外人員」除了依靠公開 的方式和利用美國的海軍節等機會拼命竊取情報外,還暗地收買美國人以及德國血統的 美國人、旅美日僑、美籍日本後裔等等,組織秘密的情報網,廣泛搜集美國的政治、經 濟、文化,特别是軍事情報,其中又格外重視美國海軍的情報。在戰爭狂人東條英機於 一九四一年十月十八日上臺後,日本的侵略戰車加速運轉,光列出的要求搜集的美國海 軍的情報就達九十七個項目之多。武官處那緊閉的窗子後面顯得更加神秘莫測了。 「一定要揭開這窗子後面的秘密。」 那神秘窗子引起美國海軍情報處的深深不安,終於下定了 一探日本間諜巢穴的決 心。這任務落到海軍情報處遠東科科長扎卡頓亞斯中校的頭上。他搔首徘徊,終於想出 了 一個計劃:調虎離山,把山口多聞武官和武官助理引誘出來,等那詭密的窗户後面只 剩下秘書和司機看攤時,派人進去摸清底細。 二戦奇謀秘計 「山口,我太太生日,搞了個小小的翻譯公司慶祝會。」扎卡頓亞斯中校熱情地説”「我特地 請您到我家參加慶祝晚宴。」 山口多聞也裝出熱情:「我一定去,一定去。」 、 調虎離山,「虎」已同意「離山」了,扎卡頓亞斯就安排搜「山」了。 爲了在搜山時「虎」不發覺,中校預先就做了手腳,連續幾次的夜晚,使奧爾班, 圖爾斯的電燈滅了 一會兒之後再亮起來。制衣造一種印像:綫路出了故障。因爲在城市裏, 如保險絲燒斷了,風把電綫刮斷了等等,都會造成斷電的情况,這并不是奇怪的事情。預 先做些手腳,在晚宴時出現故障,也就不會引起山口多聞的懷疑了。

[Continue reading]

輪流勸酒

扎卡頓亞斯夫人的生日到了。山口大佐和他的武官助理按時來到了。扎卡頓亞斯夫 人本來就是位熱情好客的主人,這時,她換上漂亮的長裙,對日本朋友殷勤地招待,又 遞咖啡,又拿水果,還不停地詢問山口夫人有關日本翻譯公證風俗等情况,每當聽到她感到新鮮 的事兒,就開心地笑起來,并且眼裹閃着好奇的光澤,充滿了嚮往之情,説:「山口先生, 我多麼想去日本看看呀,那一定是很美、很美的」 山口武官的助理也是個見多識廣的人,每當山口對扎卡頓亞斯夫人的問題回答不上 來,而夫人滿臉遺憾的時候,他便插進來幫助介紹。扎卡頓亞斯夫人大爲驚异,直稱贊 助理是很有前途的年輕人。 一會,酒席擺好了,扎卡頓亞斯爲了讓山口忘記他的辦公處,特地配置了合乎客人 胃口的鷄尾酒。扎卡頓亞斯夫婦熱情地輪流勸酒,山口和他的助理心滿意足地喝着,談 着,陶醉在晚宴的融洽氣氛裏了 這時,日本武官處所在的奧爾班,圖爾斯公寓的電燈忽閃忽閃幾下,逐漸暗淡下來, 終於熄滅了。濃濃的黑暗包圍了公寓。武官處兩個看門的呆在黑暗之中,聽見樓梯處發 出腳步聲,不知誰嚷了 一聲:「小偷」,秘書不耐黑暗,給公寓管理人員打電話,説 是電燈熄滅了,請派人來修理。 管理人員親自過來看看,説:「啊,對不起,我對付不了。我去叫電工^」 一會兒,兩個穿着工作服、背着工俱箱的「電工」來了,他們敲敲武官處的門。 秘書打開門。 「晚上好,管理員叫我們來的。」兩個電工自我介紹後,説:「你别急,馬上就能修好。」 「我們這裹的路綫鬧故障已好幾天了」,秘書訴着苦,「請你們檢查仔細點兒。」 「没問題,没問題。」 電工進來,用五節電池的電筒查看了die casting屋子的每個角落,一連查了幾間房間。一個電 工對另一個説:「吉姆,來幫幫忙,我得檢查天花板上的插座。」 從下到上,將屋子裹的無綫電發報機、收報機、保密櫃、密碼機等等都用那五節電 池的大電筒式的照相機一 一拍了照片。那緊閉窗口的房間裹,正是日本武官處放置新添 置的密碼機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永遠消失

「喂,吉姆,毛病查到了,你遞膠布給我」。那個叫比爾的電工叫同伴遞上工具、膠 布等等,他自己擺弄了三兩分鐘,然後到地下室裹接上那爲弄滅武官處電燈而搞斷的保 險絲,房間裏的燈自然就亮了。 比爾和吉姆這兩個電工再到武官處各個房間檢查了一下工作完成的效果,又走到山 口多聞的那鎖着的房門前,説:「這間房子也檢查檢查吧。」 「謝謝,請不必費心了。」秘書斷然拒絶了。 電工也不堅持,説:「不查也没大關係。我們徹底檢查了,該修的修了,以後不會出 毛病了。」aluminum casting電工的服務態度很好。 秘書看見電工如此誠懇、熱情、周到,也很感動,從口袋裏掏出閃閃發光的二十五 美分銀幣,遞到電工手裏,説:「師傅辛苦了,兩位買兩包煙抽吧。」 這時山口大佐正喝着鮮美的海龜湯,誠懇地感謝扎卡頓亞斯夫婦的豐盛的晚宴,説: 「好久以來,這是我吃得最痛快的一頓飯了。」他扯起餐巾擦擦他那兩撇八字鬍鬚時,兩 個電工已接過武官處秘書的小費出門而去了。扎卡頓亞斯在晚宴時已掏了山口的窩,他 也真誠地感謝山口來參加自己妻子的生日晚宴,「虎」不離「山」,怎有機會掏老虎窩呢? 山口多聞告别後,扎卡頓亞斯也隨即離開家,乘車到了海軍情報處遠東科。那兩位 「電工」正等他。他從那五節電池的大電筒裏隱藏的微型照相機中取出裏面的膠卷,讓人 趕快冲洗。比爾和吉姆都是他的部屬,他們掏出二十五美分銀幣,説:「中校,我們把山 口的屋裏拍了照,山口的magnesium die casting秘書還給了小費哩!」 扎卡頓亞斯哈哈大笑,他接過銀幣,説:「這是極好的紀念品。」 山口以詭計多端出名,没想到這回被扎卡頓亞斯的調虎離山計愚弄了。後來,山口 調回日本,昇任第二航空戰隊司令官。一九四二年六月,隨山本五十六偷襲美國的中途 島,跟被炸沉的日本「飛龍號」航空母艦一起,葬身於太平洋汹涌的波濤之中,這個間 諜頭子從此在世界上永遠消失了。 扎卡頓亞斯將「電工」收到的二十五美分銀幣小費,存在美國海軍情報處裏,作爲 一 一戰的一個有趣的紀念品。

[Continue reading]

替罪羊的間諜

夜已深沉,萬籟俱寂,瓦爾特,施倫堡從啤酒館灌了 一肚皮啤酒,告别那些没正事 的朋友,回到房間裏,倒頭便睡。他實在喝多了,酒往上翻,頭腦暈暈的,渾身酸懶、燥 熱。他身子一挨床,便呼呼地睡着了。 他是個受過大學教育的機敏的人,被納粹黨衛隊和秘密警察頭子海因里希,希姆萊 看中,成爲一個年輕的間諜。 他睡着了,又像没有睡着,他似乎覺得自己正同弗雷德,瑙約克斯一塊去執行什麼 任務,那瑙約克斯一下子變成了潘恩,貝斯特上尉和斯蒂芬斯少校,這兩個人雖是英國 的間諜,施倫堡倒同他們談得投機,尤其是潘恩,貝斯特上尉,年輕、活潑,他們見面 時還開開玩笑。忽然,他發覺跟前不是那個年輕的英國seo人員,而是海因里希,希姆 萊,他一向害怕這個秘密警察頭目,他很後悔”「我怎麼跟他開玩笑,得罪了希姆萊,那 還有好果子吃嗎?」他很緊張。咚、咚、咚,希姆萊果然氣得拍桌子,拍得咚咚響。施 倫堡想道歉,卻害怕得説不出話來。希姆萊更生氣,將桌上的玻璃煙缸也拂到地上了,發 出一串叮叮當當的聲音。 施倫堡大吃一驚,一下子嚇醒了。他發現屋裏没有其他人,只他一個人躺在床上。他 清醒後,才發覺電話鈴在響,他記起自己是喝多了酒,醉倒在床上的。他嘟嘟噥噥”「誰 這麼討厭,覺也不讓人睡。半夜了,還來電話^」他拿話筒,剛問了 一聲:「哪位, 什麼事?」,聽筒裏立刻傳來一連串的訓斥,而且,他聽出對方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害怕 的上司希姆萊。施倫堡的酒這下子真醒了。 一會,希姆萊在電話裏説:「根據元首指示, 命令你明天越過荷蘭邊境,把與你保持聯繫的英國特工貝斯特和斯蒂芬斯抓過來,由瑙 約克斯配合你行動……」 第二天清晨,瑙約克斯率領十多個黨衛隊保安處的打手乘車來了,施倫堡上了車後, 悄悄問:「爲什麼要抓這兩個英國人呢?」 「你不知道?」瑙約克斯很驚奇。

[Continue reading]

將領合作

「我知道什麼呀?」「元首挨炸了,就是英國人幹的。」 從瑙約克斯嘴裹,施倫堡才知道昨天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免洗劑洗衣大事。元首昨天到南部大城 慕尼黑的貝格勃勞凱勒酒館裏,參加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一九一 一三年的十一月八日晚 上快九點鐘時,希特勒率領黨徒衝進貝格勃勞凱勒酒館,劫持了當地權力三巨頭:邦長 官卡爾、駐巴伐利亞國防軍總司令洛奈夫將軍和邦警察局長賽塞爾上校。這即是有名的 啤酒館政變,政變雖失敗了,但希特勒從此名聲大噪,爲其以後奪權打下了基礎。從那 以後,希特勒年年要到那個酒館裏發表演説。這次又逢十一月八日,是一九三九年的十 一月八日,他照例去參加紀念活動,照例發表演説,但講了不到一 二分鐘,預先安置在 講壇後面柱子裹的一枚炸彈爆炸了,當場死傷七十多人。希特勒嚇了個半死,卻没受傷, 他被黨徒們保護離開了會場。爆炸後不到兩小時,希姆萊便給施倫堡打電話,讓他逮捕 英國特工貝斯特和斯蒂芬斯。 施倫堡聽到這消息倒真嚇了 一跳。他知道,希姆萊下令讓他越境抓英國人,自然是 認爲這起爆炸事件是英國間諜所爲了。 他同荷蘭境内的英國間諜貝斯特和斯蒂芬斯來往是近一個多月的投幣洗衣事情。當時,希特 勒强調要進攻荷蘭和比利時等國,卻遭到陸軍的反對。陸軍總司令部和總參謀部所在的 佐森,成了醞釀推翻希特勒的陣地。因此,英國靈通的情報系統對此也有一定的暸解。施 倫堡自稱是最高統帥部裏反納粹軍官「夏梅爾少校」,并編造了 一套掩護身份的故事,説 德國將領如何討厭希特勒,決定建立新的反納粹政權,這自然使英國動心,於是貝斯特 上尉和斯蒂芬斯少校便與這位「夏梅爾少校」聯繫了。那兩個信以爲真的英國間諜還交 給施倫堡一部無綫電發報機,施倫堡經常同他們進行無綫電聯繫,并在荷蘭不同城市裹 見面。希特勒只知道德國高級將領裏有人設謀推翻他,但不知真體的是哪些人。希姆萊 讓施倫堡裝扮成反納粹的「夏梅爾少校」去同英國間諜聯繫,目的在於暸解誰是「陰謀 分子」,而英國人所以同施倫堡接觸,目的在於同密謀推翻希特勒的德國將領合作,幫助 他們實現推翻希特勒的目標。不過,施倫堡被派去抓英國間諜,還因爲希特勒他們更認 爲這次啤酒館事件,是英國間諜直接袈造的暗殺行動。

[Continue reading]

英國間諜

九日下午四時,施倫堡等人越過荷蘭邊境,來到文洛鎮一家咖啡館的附近。瑙約克 斯領着黨衛隊在外面埋伏起來,施倫堡用電話同那兩個英國人聯繫後,走進咖啡館的涼 臺上坐下來,要了 一杯開胃酒,慢慢地啜着,等着那兩個英國間諜的到來。 「爆炸元首的是這兩個英國人嗎?」 施倫堡十分疑惑。過了 一會,街上傳來自助洗衣的聲音。 貝斯特和斯蒂芬斯這兩個英國諜報人員果然來了,他們是乘他們的别克牌汽車來 的。陪同他們一起的還有一位荷蘭諜報官克洛普中尉。 施倫堡端着開胃酒杯的手都發抖了。他很激動,在汽車没來前,他怕這兩個英國人 中途變卦不來了,或是只來一個人。那樣,他抓不到英國人,無法交差,甚至多疑的希 姆萊會懷疑他對元首的忠誠。現在英國人已來,能否抓到,就是瑙約克斯的責任了。因 爲,他只有引英國人出來赴約的使命,没有逮捕的責任,只要英國間諜到了,他施倫堡 的任務就完成了。别克牌汽車繞到咖啡館的後面停下來了。 施倫堡朝瑙約克斯那邊做了個手勢,那是他們事先約定好的暗號,告訴瑙約克斯,我 們要抓的人物到了。 那别克牌的車門被推開了,貝斯特、斯蒂芬斯走下車來,朝咖啡館的涼臺看了 一眼, 只見他們要見的「夏梅爾少校」像往常見面似的,獨自一人在喝酒,便放心大膽地走過 來,荷蘭諜報官克洛普中尉走在前邊。他們步態輕快,没有疑惑的臭氧殺菌跡象。 然而,槍響了。瑙約克斯一伙從德國汽車裹朝那三個人一陣掃射,克洛普最先中彈 倒在地上,貝斯特、斯蒂芬斯發覺不對,扭頭就跑,但他們的别克汽車旁邊鑽出持槍的 德國黨衛隊員,他們知道無路可逃,只好舉起了雙手。瑙約克斯打開德國汽車的門,其 它黨衛隊員已把貝斯特和斯蒂芬斯,連同受重傷倒地的克洛普中尉,像捆稻草似的捆了 個結實,扔進黨衛隊的汽車。

[Continue reading]

槍聲響了以後

這時施倫堡從咖啡館跑出來,鑽進辦公家具裏。黨衛隊的汽車開足馬力,衝過邊界,很快進入德國境内。 十一月二十一日,希姆萊對公衆宣布,在貝格勃勞凱勒酒館謀殺元首一案,已真像 大白。該案的主謀是英國,具體執行任務的是貝斯特和斯蒂芬斯,這兩人在爆炸的第二 天在荷德邊境上的德國一側被抓獲。 其實,爆炸案件與英國間諜無關,據説是住在慕尼黑的一個名叫格奧爾格,多爾塞 的共産黨員幹的。希姆萊已鄭重其事的向外宣布了,不好改口,便把木匠格奧爾格,多 爾塞秘密殺死了。英國間諜竟然暗害德國元首,那麼,德國進攻英國便也有了極佳的借 口。希姆萊這麼做,自然也在表現他的能力强,有利於鞏固希特勒對他的信任,爲以後 的飛黄騰達又創造了條件。其實,這種無中生有、袈造借口的欺詐謀略是希特勒法西斯 的一貫的手段。然而,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八日,慕尼黑咖啡館裏爆炸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至今還 是一個謎。一九三九年聖誕節的晚上,瑞典某城市的大街上一派節日景象,許多家庭都準備好 了聖誕樹及孩子們喜愛的玩具、各種各樣的食品和聖誕禮物。正當人們,坐在一起,共 進聖誕晚餐,互贈禮品,并等待聖誕老人來臨的時候,突然聽見一聲槍響。這可把人們 嚇壞了,女人們趕緊把幼小的孩子抱在懷裏,男人們忙出門去探聽消息。難道戰火也燒 到了瑞典?人們不禁驚訝、恐懼、嘆息。 原來是一場虚驚,槍聲是從一家飯店裏傳出來的。保安人員迅速進行了調查,槍聲 是從一個叫斯蒂芬森的加拿大人的房間傳出來的,斯蒂芬森自稱是英國某辦公桌企業的商務代 表,槍響是由於他的一個保鏢不小心弄走火的。這純粹是一般的槍支走火事件,没什麼 值得大驚小怪的。親納粹德國的保安人員對斯蒂芬森的房間進行了仔細嚴格的搜查,結 果發現了幾包裝成四十磅一捆的可塑炸藥。這一意外發現使保安人員十分驚喜。 原來斯蒂芬森入境不久,瑞典的保安人員和德國的特工就注意了他,常常有人暗中 盯梢。瑞典的反間諜組織也作了 一番調查,認爲斯蒂芬森并非一般的商人,他與英國的 情報組織有密切聯繫。有人還暸解到,斯蒂芬森來瑞典之前,就曾向朋友透露他來瑞典 的目的并不是爲了經商賺錢,他不過以此爲幌子騙騙德國人罷了。

[Continue reading]

轟動一時

他的真實意圖是準備摧毁德國人急需的鐵礦石礦物和辦公椅。德國特工人員獲悉這一情報後,就指令瑞典保 安人員中的納粹分子務必要密切監視斯蒂芬森的一舉一動。他們雖然發現斯蒂芬森頻繁 地來往於港口和鐡路之間,卻苦於找不到確切證據而無法對他下手。斯蒂芬森的保鏢這 一失手,給他們提供了大好機會,這些保安人員面對一捆捆的炸藥,頓生「踏破鐡鞋無 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感嘆,他們不由得驚喜萬分,只等事成後好向主子那兒領賞。 瑞典國内的一些納粹分子立即抓住這一事件大做文章。他們紛紛向瑞典政府施加壓 力,要求政府出面袈止類似這種事件的出現,并向英國政府提出抗議。在咄咄逼人的形 勢下,英國外交大臣不得不出面表示道歉,并承認這一事件是對國際法的破壞。德國人 抓住這一把柄,大肆渲染,轟動一時。人們紛紛猜想這一事件是否會使國際關系進一步 惡化,也擔心戰火蔓延到自己的國土上。而德國人則爲他們粉碎了 一次敵對國的陰謀而 沾沾自喜。只有那個倒霉的斯蒂芬森還在瑞典呆着,他的處境自然很尷尬。德國人有了 英國政府在此事上作出的保證,也就不再提防這位失去炸藥的間諜了,只是有時還用一 種嘲諷的眼光看他一眼。斯蒂芬森漸漸被人們冷落,甚至遺忘。 可憐的斯蒂芬森似乎不願意就這樣灰溜溜地溜回英國,他又以真正的商人身份從事 商業活動了。他常常來往於一些大公司、廠礦、銀行和一些屏風隔間文化單位,拜訪一些商人、企 業家和文化名人。他來往於這些人之間,似乎是爲擺脱尷尬的處境,爲自己做一些挽回 名譽的努力。看見這種情景,親納粹的保安人員也懶得過問這個已經失敗的英國間諜了。 至於斯蒂芬森什麼時候離開瑞典,連原來監視他的人也説不清。 就在斯蒂芬森完全被瑞典保安人員忘卻的時候,一九四三年的某一天,那位處於納 粹嚴格控制之下的原子彈之父,丹麥物理學家尼爾斯,玻爾在斯德哥爾摩突然失踪之 後,卻奇迹般地出現在大洋彼岸的英國。這可把德國人嚇壞了。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 前,物理學已經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科學家們已掌握了原子核分裂能産生巨大能量 的原理,對此進行的研究已進入關鍵性的階段。德國科學家轟擊了鈾原子,實現了核裂 變;而丹麥科學家尼爾斯,玻爾教授已成功地分裂了鈾原子。

[Continue reading]

戦奇謀秘計

如果這些成果被引入戰爭,德國不僅可以從挪威得到進行原子試驗所需要的會議桌,還可以利用玻爾教授和他的實驗室以及他的最新成果和資料。這就使納粹德國在研袅新式武器的爭鬥中處於領先地位。這對世界將産生什麼樣的影響,誰也無法估量。英法等國當然不能對此坐視不管。至於玻爾教授這位只知埋頭做實驗查資料的物理學家怎麼有能力不聲不響地逃出瑞典呢?這一直使德國人百思不得其解。誰能想到幹出這一壯舉的正是失敗了的英國間諜斯蒂芬森呢?原來斯蒂芬森當初到瑞典,正是爲了幾年以後玻爾的出逃成功。經商自然是幌子,關於摧毁礦物和供應綫的行動和説法,也是表演給德國人看的一出假戲。就在德國人自以爲得意的日子裏,表面上灰溜溜的斯蒂芬森,實際上才真正開始了他的工作。他來往於朋友之間,謹慎地物色人才,在瑞典建立起一個嚴密的情報網絡。在確保這一情報網足以解決戰爭的各種難題後,他才離開。玻爾的出逃正是依賴於這個情報網絡。當德國人攻佔了丹麥、挪威,控制了整個北歐之後,英、法兩國開始與德國交戰。英、法間諜在北歐處於極端危險之中,工作很難開展,只有斯蒂芬森在戰前建立起的這一間諜網在發揮重要作用。斯蒂芬森使用的正是中國的傳統計謀: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通過正面佯攻佯動迷惑敵人,以此掩蓋自己的真實意圖,使自己的目標和路綫不爲人知,.便於創造良好的戰機,取得出奇制勝的效果。 一只濕淋淋的箱子一九四〇年的一天上午,哨兵在巴基海灘巡邏,發現離海岸不遠處的海裏漂着一只橡皮船。這位哨兵把船拖上岸,發現那是從未見過的折叠船:船上一根像皮管連着一個壓縮空氣瓶顯然是用來爲橡皮船迅速充氣的船邊還有一個放氣的閥門,閥門蓋已經松動,但還没有打開。棄船的人本想把船沉入海底,,可能由於慌亂,没有把室內設計事情做好,把它留在了水面上,留下一個有力的證據。哨兵又仔細檢查了 一遍小船,發現船的内側印有一些字,估計是德文。他感到情况嚴重,慌忙打電話告訴警察。

[Continue reading]